急促的脚步声在走廊传来,由远及近。

    加护病房里的众人连忙噤声。

    咔哒!

    原本反锁的严严实实的门被推开,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上还沾着血,只是由于衣服底色较深并不明显,鞋底和裤脚满是泥泞,仿佛曾在淤泥中苦苦挣扎。

    “夙哥哥!”

    伏在司星河怀中的小姑娘在看到门口的人时,直接飞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步宸夙弯下腰,伸出双臂,把想念了多日的小姑娘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司念念紧紧搂着步宸夙的脖子,压抑了多时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夙哥哥,我、我妈妈……还活着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想哭就哭出来,夙哥哥在。”

    步宸夙一手托着司念念的身子,一只手在她的后脑轻抚着,低柔的嗓音不断在她耳边安慰,让她知道他一直都在。

    门外,子书累的靠着墙壁一点点向下,最后坐在了地上,不断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不知道少爷为什么突然急着完成任务返回来的原因,现在,他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病房内,司念念的哭声越来越小,后来直接在步宸夙的怀中睡着了。

    三个老人看着她那被泪水洗刷过了的脸蛋儿,和微微泛红的眼睛,心疼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再懂事,念念也不过才六岁而已,却经历了太多,也承受了太多。”步老爷子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对于念念妈妈的事情,他基本都知道,具体事情远比刚刚讲的要复杂的多,而有些事情现在还不适宜告诉念念,但是将来,也必然是要她来承担的。

    步宸夙抱着司念念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,子书很有眼力见地把房门又关上,自己守在外边。

    “宸夙,你任务不是还没结束吗?怎么回来了?”步老爷子问道。

    步宸夙低头看了眼怀中的小姑娘,即便睡着依旧紧紧攥着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他暗自释放精神力,封住了小姑娘的五感,这才抬头回应,“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门外,子书回头看了一眼,知道病房里的人有事情要谈,抬脚去了楼梯间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铃铃铃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子书身子靠着墙,懒洋洋地接起电话,眉宇间尽是疲态。

    凯文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,“少爷呢?他手机怎么没人接啊?”

    “恩少出事了,他在病房里呢,小姐睡着了,估计少爷把手机静音了,有事儿?”

    “给小姐手机发短信的那个号码已经定位成功了。”凯文道:“不过我只能定位一个大概位置,具体的我做不到,还得你来。”

    半眯着的眼睛陡然睁开,子书直接坐了起来,从旁边的包里取出一个十分小巧的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“定位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子书的双手快速在键盘上敲动着,速度特别的快,屏幕上几个红点在闪烁,最终,出现了一幅地图。

    那是凯文发来的定位。

    子书眉头一拧,“在北城?”

    “嗯,那些人目的应该不在恩少,完事儿之后不离开也不奇怪,不过那号码已经注销了,你还能找到位置吗?”

    子书嘴角一勾,笑了,十指的动作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“只要这个信号曾经存在过,奔驰宝马娱乐开户合作: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放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语顿,子书的神色一凛,“位置锁定。”

    “在哪儿?”

中东娱乐vip彩票 sb73.com sblive92.com 95sb.com 金博娱乐开户网站
DS太阳城 广东会娱乐会员管理网最高占成 乐橙娱乐现金网址导航 41彩票网游戏游戏全面支持 bbin游戏亚洲
申慱网址登入导航 澳门24小时游戏真人占成 滨海国际娱乐线上赌成 豪利777线上平台 mg线上娱乐会员登录
必威管理系统登入 百胜娱乐备用网址 申博真人游戏登入 兴發线上平台最高占成 欧洲娱乐现场真人